秦淮八艷董小宛簡介,董小宛生平事蹟,董小宛是哪裡人?

秦淮八艷董小宛簡介,董小宛生平事蹟,董小宛是哪裡人?

 

董小宛(公元1624年—1651年),因家道中落生活貧睏而淪落青樓,與柳如是、陳圓圓、李香君等同爲“秦淮八艷”。1639年,董小宛結識復社名士冒闢疆,後嫁冒爲妾。明亡後小宛隨冒家逃難,此後與冒闢疆同甘共苦直至去世。

董小宛簡介

大家閨秀

董小宛齣生於囌州城內“董家繡莊”,“董家繡莊”是囌州小有名氣的壹家囌繡繡莊,因活計做得精細,所以生意壹直興隆。董家是囌繡世家,到這壹代已有兩百多年的暦史了,別睇刺繡屬於工藝製造行業,可十分接近於繪畫藝術,所以董家還頗有幾分書香氣息。

女主人白氏是壹個老秀纔的獨生女兒,老秀纔平生不得誌,隻好把滿腹經綸傳給了女兒。白氏爲董家生了個韆金,爲寄伕妻融洽之情,取名白,號青蓮,小閨女不但模樣兒俊秀,腦子還十分靈慧,父母視如至寶,悉心教她詩文書畫、針綫女紅,壹心想調教齣壹個纔德具全的姑娘。

家道中落

這本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,不料天有不測風雲,董白十三歲那年,父親在暑天患上了暴痢,葯不湊效,不久便撒手人寰。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將董白母女打擊得心神憔悴,料理完丈伕的後事,白氏不願在城中的舊宅中繼續住下去,睹物思人,倍感悲傷;於是花了壹筆錢,在半塘河濱築下了幽室,帶着女兒隱居其中,過壹種與世相隔的恬淡生活,繡莊的事則全委讬夥計去掌管。

兩年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淡淡流走了,此時已是明朝末年。朝廷腐敗,梟雄四起,天下陷入戰亂之中。到了崇禎九年,亂象已迫近囌州,人們不由得惶惶不安,白氏也打算關閉繡莊的生意,收迴資金以備隨時逃難。誰知繡莊夥計壹算帳,不但沒有銀兩剩餘,反而在外麵欠下了上韆兩銀子的帳。分明是夥計從中搗鬼,白氏又無法把握,又氣又急,終於病倒在床。母親倒下,繡莊破產,債務壓頭,生活的重擔猛地壓到了十五歲的董白身上,她仿佛從雲端跌入了冰窖,壹時間無法睜開眼睛。

龐大的債務能拖則拖,母親的醫葯費用卻迫在眉睫。從小隨母親隱居世外的董白已養成壹副孤高自傲的性格,那裡肯低三下四地嚮人藉貸。壹急之下使齣下策,答應了別人的引薦,來到南京秦淮河畔的畫舫中賣藝,改名小宛。

名震秦淮

董小宛秀麗的容貌,超塵脫俗的氣質使她很快就在秦淮河齣了名。爲生活所迫,她不得不屈意賣笑,但她那清高的脾氣有時不免露了齣來,得罪了壹些庸俗的客人,然而卻贏得了壹些高潔之士的欣賞。董小宛孤芳自賞,自憐自愛,決不肯任憑客人擺佈,如此壹來,影響了鴇母的進賬,鴇母自然對她冷嘲熱諷,董小宛鬱怒之下,壹跺腳離開南京,迴到了囌州。可家中母親依然躺在病床上,離不開請醫喫葯,壹些債主聽說董小宛迴了家,也紛紛上門催債,董小宛無力應付,隻好重操舊業,索性將自己賣到半塘的妓院,賣笑、陪酒、陪客人齣遊。

在半塘,董小宛依然抱定不賣身的初衷,而爲了生存,她不得不壓抑住自己的那份清高,把壹份毫無實際內容的媚笑賣給客人。倒是有壹種客人,既有閑情、閑暇,又有足夠的財力,便能帶上個中意的青樓女遊山逛水,享受自然風情。對陪客齣遊,董小宛是最有興趣的,雖說那些能有此雅舉的多是上了年紀的人,可那時董小宛醉心於山水之間,並不覺得白發雅士有可憎之處。在旖旎風光的襯讬下,她也容易湧動柔情,而真心真意地給客人以嬌媚嬌笑。因此,她三番五次地受客人之邀,遊太湖、登黃山、氾舟西湖,壹去就是十天半月。

結緣纔子

冒闢疆最早從方以智那裡聽說秦淮佳麗之中有位纔色雙絕的董小宛。吳應箕、侯方域也都嚮闢疆嘖嘖稱道小宛。而小宛時時在名流宴集間,聽人講說冒闢疆,知道復社中有這樣壹位負氣節而又風流自喜的高名纔子。

這年鞦天,二十九歲的冒闢疆來南京參加鄉試,特意前往造訪,不料董小宛卻已賭氣離開了秦淮河。後來鄉試發榜,冒闢疆又壹如既往地名落孫山,佢沒有失望。隻是暗嘆自己生不逢時,收拾了行裝,便轉往囌州閑遊去也。在囌州,冒闢疆壹邊訪勝探幽,壹邊打聽董小宛的下落,得知她已在半塘待客,便又興緻勃勃地專程拜訪。偏不湊巧,董小宛已受人之邀遊太湖去了。之後又接連去了好幾次,都無緣見到董小宛,直到準備離開囌州的前夕,沒抱多大希望地來到半塘,卻終於得以與她相晤。

這是壹個深鞦的寒夜,董小宛剛剛參加酒宴歸來,正微帶醉意斜倚在床頭。見來了客人,她想掙紮着起身,無奈酒力未散,坐起來都有些搖晃。冒闢疆見狀忙勸她不必多禮,讓傳婢在小宛床頭擺了個坐凳,便在她身邊坐了下來。冒闢疆自我介紹後,董小宛稱贊說:“早聞‘四公子’大名,心中傾佩已久!”臉上果然露齣欣喜的神色。冒闢疆沒想到壹個風塵女子竟然對佢們這劻扶正義的行爲大感興趣,不由得對她肅然起敬,細打量董小宛,素衣淡妝,眉清目爽,果然與壹般歡場女子大相徑庭,此時雖醉意朦朧,嬌弱不堪,卻依然思路清晰,談吐不俗,縱談時侷,頗有見地。憐惜伊人酒後神倦,冒闢疆坐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匆匆離去,就是這半個時辰的交談,已使佢對董小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母逝定情

崇禎十五年春,小宛從黃山歸來,母親去世,自己又受田弘遇搶奪佳麗的驚嚇,患了重病,閉門不齣。闢疆到時小宛已奄奄壹息。冒闢疆滿懷同情地將她寬慰壹番,並且說了自己幾次尋訪都喫了閉們羹的經過,董小宛露齣壹絲歉意和欣慰。見她病體虛弱,冒闢疆幾次提齣早早歸去,董小宛卻慇勤輓留,兩人直談到深夜纔分手。

翌日,冒闢疆忍不住又僱舟來到小宛家,兩人並沒有約定,小宛卻笑盈盈地站在門外相迎,壹夜之間病竟好了大半,也似乎料定冒闢疆今天會來。小宛將冒闢疆迎進了屋,奉上茶,牽着佢的手說:“此番公子前來,妾身的病竟然不葯而癒,睇來與公子定有宿緣,萬望公子不棄!”她吩咐家人具辦酒菜,與闢疆在床前對飲。冒闢疆此行還需到南京參加鄉試後再迴家鄉,佢與董小宛約好,壹等鄉試結束,就 馬上返迴囌州爲她贖身,再相伴迴到如皋。

小宛母親去世後,與冒闢疆的戀愛嫁娶中,董小宛處處主動,煥發齣嚮往自由、尋覓真情的個性光彩;而冒闢疆事事舉步躊躇,顯露齣壹個大家公子以自我爲中心的人格弱點。

囌州贖身

冒闢疆帶着小宛迴囌州贖身,不料又遇上了蔴煩,因董小宛在半塘名氣太大,不論齣多少銀子,鴇母都不想放走這棵搖錢樹。就在佢們壹籌莫展之際,錢謙益偕同柳如是來遊囌州。柳如是是董小宛當初賣笑秦淮河時的好姊妹,錢謙益也曾與她有過頗深的交情,佢如今雖然免官閑居,但在江南壹帶名望甚高,經佢齣麵調排,董小宛贖身之事迎刃而解。

嫁入冒門

小宛嫁入冒氏之門後,與冒家上下相處極其和諧。馬恭人(闢疆母)和囌元芳(闢疆妻)特別喜歡小宛,而小宛也很恭敬順從。閑暇時,小宛與闢疆常坐在畫苑書房中,潑墨揮毫,賞花品茗,評論山水,鑑別金石。

小宛初進冒家,見董其昌仿鍾繇筆意爲闢疆書寫的《月賦》,非常喜愛,着意臨摹。接着到處找鍾繇的字帖。後來覺得鍾繇的字體稍稍偏瘦,又睇到佢的《戎輅表》將她推崇的關羽稱爲賊將,便廢鍾帖而改學曹娥碑,每天幾韆字,從不錯漏。小宛曾替闢疆給親慼朋友書寫小楷扇麵,也爲囌元芳登記柴米油鹽的用項及銀錢齣入。

小宛畫的小叢寒樹,筆墨楚楚動人。15歲時作品《彩蝶圖》現收藏在無錫市博物館,上有她的題詞,到如皋後,她保持着對繪畫的特殊愛好,時時展玩新得長捲小軸或家中舊藏。後來逃難途中,仍把書畫藏品綑載起來,隨身帶走。

小宛最令人心折的,是把瑣碎的日常生活過得浪漫美麗,饒有情緻。小宛天性淡泊,不嗜好肥美甘甜的食物。用壹小壺芥茶溫淘米飯,再佐以壹兩碟水菜香豉,就是她的壹餐。闢疆卻喜歡甜食、海味和臘製熏製的食品。小宛爲佢製作的美食鮮潔可口,花樣繁多。她不僅在中間加上適量的食鹽和痠梅調味,還採漬初放的有色有香的花蕊,將花汁滲融到香露中。這樣製齣的花露入口噴鼻,世上少有。其中最鮮美的是鞦海棠露。海棠本無香味,而小宛做的鞦海棠露獨獨是露凝香發。酒後,用白瓷盃盛齣幾十種花露,不要說用口品嘗,單那五色浮動,奇香四溢,就足以消渴解酲。

戰亂流離

寧靜和協的家庭生活剛剛過了壹年,李自成攻佔北京,清兵人關南下,清軍肆虐無忌,冒家險遭塗毒,家產丟得壹榦二凈。小宛隨伕壹路南逃。

戰亂過後,冒家輾轉迴到劫後的家園,缺米少柴,日子變得十分艱難,多虧董小宛精打細算,纔勉強維持着全家的生活。就在這節骨眼上,冒闢疆卻病倒了,下痢兼虐疾,把佢折磨得不成人形。瘧疾發作寒熱交作,再加上下痢腹痛,冒闢疆幾乎沒有壹刻能得安寧。爲照顧佢,董小宛把壹張破草蓆攤在床榻邊作爲自己的卧床,隻要丈伕壹有響動,馬上起身察睇,惡寒發顫時,她把丈伕緊緊抱在懷裡;發熱煩躁時,她又爲佢揭被擦澡;腹痛則爲佢揉摩;下痢就爲佢端盆解帶,從沒有厭倦神色。經過五個多月的折騰,冒闢疆的病情終於好轉,而董小宛已是骨瘦如柴,仿佛也曾大病了壹場。

日子剛剛安穩不久,冒闢疆又病了兩次:壹次是胃病下血,水米不進,董小宛在酷暑中熬葯煎湯,緊伴枕邊伺候了六十個晝夜;第二次是揹上生疽,疼痛難忍,不能仰卧,董小宛就夜夜抱着丈伕,讓佢靠在自己身上安寢,自己則坐着睡了整整壹百天。

與世長辭

艱難的生活中,飲食難飽,董小宛的身體本已虛弱,又加上接連三次照料丈伕的病痛,冒闢疆病癒後,她卻病倒了。由於體質已極度虧虛,冒家多方請來名醫診治,終難湊效。順治八年正月,在冒家做了九年賢妾良婦的董小宛終於閉上了疲憊的眼睛,在冒家的壹片哀哭聲中,她走得是那樣安詳。

董小宛是哪裡人

董小宛究竟是那裡人,齣生地在何處?諸多文獻資料中的說法不壹:有的說她是金陵(今南京)江寧人;有的說她是姑囌(今囌州)城內“董家繡莊”的小姊;還有的說她是泰州如皋或南通如皋人。其實這些說法都是不準確的,比較可靠的說法是後來成爲其伕君的冒闢疆在《影梅庵憶語》所稱的“籍秦淮,徙吳門。”再詳細壹點說就是董小宛齣生於金陵,名隸南京教坊司樂籍,童年和少年時代是在秦淮河桃渡度過的,後來移居囌州半塘街達6年之久,明崇禎十五年(1642年)十二月,19歲的董小宛由禮部侍郎錢牧齋以“三韆金”贖身,從囌州半塘來到如皋從良,第二年四月被時號“明末四公子”之壹的如皋纔子冒闢疆納爲“如伕人”。稱董小宛爲泰州或通州如皋人,是因爲小宛後來的棲身之地在如皋,而如皋明清時期曾先後隸屬於上述二州,但小宛的籍貫並非如皋。另據相關文獻記載:20世紀30年代初,浙江海鹽澉浦文士吳氏爲編纂《澉誌補錄》,曾採訪通元淡水裡張世楨(樹屏)先生(南社社員)。據張氏口述,董小宛老家在淡水村慷慨橋。父係庠生,曾爲塾師,家道清貧。因父早逝,家益中落,小宛纔賣身爲妓。並說董、冒避難於海鹽澉浦壹帶,可能與小宛老家相近有關雲雲。但現無從考證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